策点洞察
出行和二手车行业原本已经挑战重重,而新冠肺炎又给新一年的行情蒙上了种种不确定性:用户用车需求大幅下降,二手车线下交易无法产生,在这个领域的试水玩家、新业务极可能画上休止符。
2019年的新能源车行业发生了多起黑天鹅事件,例如财政补贴大幅退坡超过70%,国五到国六的排放标准切换引发燃油车甩货……都对行业带来重挫。当大家认为2020年的政策和行业形式将趋于稳定时,突发的新型肺炎疫情又成为行业的不确定因素。
但无论如何,行业趋势和走向都未发生太大变化,新造车领域的差距已经在2019年明显拉开,而2020年的多重负面因素叠加,显然会加速行业洗牌。

1、滴滴:单量锐减但会反弹,上市遭遇难题据滴滴内部人士对36氪透露,受疫情影响,在一些主要的二线城市,滴滴快车2月的单量不足疫情之前的五分之一,一些城市的司机退租率高达近四成。去年年初这家公司曾被爆出令人咋舌的2018年亏损109亿新闻,而2020年亏损的数字可能更不乐观。当然,滴滴并不缺钱,一定能活着熬过疫情。而且疫情缓解后,网约车行业会迎来反弹。对于滴滴这这种头部型公司而言,可能接下来要考虑的是,一些原本准备上马的新业务是否还能做,以及怎么做。那些重要性靠后、短期内无法带来利润的业务,接下来可能会被按下暂停键。至于上市进程也会受到拖累。2019年底,多位接近滴滴人士向36氪透露,滴滴内部的上市启动计划表是2020年下半年,虽然官方一再回应称,“并没有类似的计划表”。提升单量,做盈利,乃至发展新业务来讲故事,都本是上市必不可少的环节,而疫情无疑大大提升了滴滴今年上市的难度。

2、共享单车:涨价是必然,回归为常规生意从去年开始,“两轮车”市场逐渐回归理性,“限制投放”政策趋严,资本更谨慎了,行业形势也更加明朗——没有巨头扶持的两轮车企业,要么被淘汰,要么处于资金链断裂的边缘。市场已经证明,这是一个巨头才参与得起的项目。如何变现将成为命门。原本大家寄希望于业务变形和拓展,摩拜曾经就尝试过打车和分时租赁业务,而哈啰单车也在试图做四轮车业务以寻找新的盈利增长点,但在如今的出行市场,这些“两轮”变“四轮”的转型,终究难以和滴滴这样的行业大平台,以及资金雄厚的主机厂们相抗衡。从去年年初到年尾,单车企业们已经不断在调整起步价。可以预料的是,疫情之后,急需补充现金流的压力下,“变得更贵”已经在所难免,除了进一步涨价之外,违停收费、运营范围“缩水”也会成为行业的“常规操作”。

3、瓜子要保现金流,二手车行业在等反弹疫情使得二手车行业局面更加严峻。避免人际接触,直接阻碍了卖家和买家逛店、交易的意愿,尤其是对开设了大量线下店的车好多集团来说,无论是瓜子二手车的严选店,还是毛豆新车的交付店,疫情都势必造成严重影响。去年底车好多集团已经在优化线下店效率,包括少量的关店和大店转小店,但疫情之下,线下店资产将成为沉重负担,打破其2019年第四季度宣布车好多集团整体盈利的局面。线上直播卖车,尚可拉动新车交易,但很难对二手车窘境有大幅疏解。但值得参考的是2003年非典疫情暴发的二手车市场:当年上半年的二手车交易大幅受挫。但疫情7月结束后,二手车交易却迎来井喷,消费者购车周期缩短,成交率普遍提升。当年中国汽车销售同比增长34%。大家等待的是下半年的反弹。

4、特斯拉:除了疫情,没什么能阻挡特斯拉特斯拉Model 3已经被验证,16年积蓄的品牌势能,通过一款平价车型快速放量,其软件研发和直营服务投入被快速摊薄,公司在去年第三、第四连续两季度获得盈利。而它推出的耗时两年多自主研发的FSD芯片,为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提供了源动力——如果没有FSD计算机的推出,特斯拉Autopilot的瓶颈已经十分明显,Autopilot引发的历次事故,其原因正是特斯拉的芯片算力不足导致。简言之,特斯拉技术驱动品牌的模式,显然接近成型。2020年,特斯拉要做的就是继续推动产品面向全球交付。在北美市场,特斯拉Model 3销量已经超过BBA三大豪华品牌同级别车型销量之和,在欧洲、中国,特斯拉也正在复制这样的成绩。马斯克为特斯拉制定的2020年交付目标是50万台,中国工厂要贡献15万台,但如果考虑到新型肺炎疫情的影响,这个交付目标要遭遇挑战。特斯拉留给国产新造车公司的喘息机会在于,它要通过零部件国产化来降低成本,但要跟宁德时代合作,而宁德时代的供货成本并不比松下更有优势,双方势必要在价格上有所博弈。此外,以动力电池需要向工信部申报的流程来看,特斯拉国产车型真正使用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要到2021年。

5、蔚来:资金危局下,蔚来的“好服务”可能力有不逮突然爆发的新型肺炎疫情显然加剧了蔚来的资金危局。一方面是大额资金支出——应付账款、可转债利息、人员成本,另一边是疫情对业绩预期的影响,蔚来资金问题愈发迫切。幸运的是,蔚来的新一轮融资早已在推进,也有广汽集团的背书,新一轮融资应该影响不大,只是资本市场下调业绩预期以后,蔚来或许要做出更多让步。疫情带来的融资压力,或将迫使蔚来更快做出业务调整举措,例如进一步收缩海外团队、合并城市公司等,也包括收缩服务团队。但服务体系支撑的用户企业是蔚来的独特优势,而服务的基础是大量人力投入,减员对蔚来“服务”这个核心竞争壁垒,会是一个新的考验。如何寻求销量增长甚至维持现有成绩,也会是蔚来2020年的关键任务。去年NIO Day,蔚来发布轿跑SUV车型EC6,用以对抗特斯拉Model Y。但这是一款主打细分小众市场的Coupe车型,难以承担走量重任。我们从蔚来内部了解,进军海外、拓展外部市场已经被蔚来管理层提上议程。

6
、小鹏汽车:豪赌智能驾驶蔚来和小鹏是国内效仿特斯拉做直营渠道、自主研发的两家代表性新创车企。蔚来在自动驾驶路线上选择跳过Level 3,直接搭载L4,因此在去年与Mobileye合作之后,就果断砍掉了北美的算法团队。而小鹏汽车则与2016年的特斯拉一样,选择绕开Mobileye,搭建了自己的感知算法团队,打算将自研自动驾驶进行到底。目前小鹏汽车已经建设了一支370多人的自动驾驶软件团队,包括硅谷的超过百人的底层算法团队。此外,还有一支硬件配合团队。总之,小鹏的自研投入很大,根据何小鹏的说法,为了软件自研,从大屏、电子电气架构、嵌入式、从总线到板卡全涉及,硬件也会参与设计。紧随特斯拉的打法的好处是,特斯拉的模式已经初步成型,但劣势在于,要与特斯拉有差异化。因此,2020年,小鹏汽车的一项核心任务显然是Level 3级自动驾驶落地,以此抓住应对国内路况更有优势的窗口期。否则,在先行者特斯拉的攻势之下,它面临的会是更加严酷的一仗。
友情链接

在线
沟通

在线
QQ

电话
联系

15821671695

在线
留言